关于虚拟现实的未来五个预想。

今年早些时候,我在深圳的2016年度T-EDGE VR峰会 上发表了主题为 "虚拟现实生态系统的未来" 的演讲,我的演讲是围绕着五个预想展开的。虽然我显然没有先知的能力,但我相信我的这五个预想都将在近些年实现。

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以及混合现实(MR)将极大地改变生活方式和商业环境,其中包括了所有现存的媒体和娱乐形式。VR、AR与MR的出现使得我们在对内容、数据和环境的体验和互相作用有了新的方式,这些新的方式能够加快创新,在另一方面却会彻底瓦解那些希望尚且通过谨慎适应以图残喘的传统媒体公司。一旦AR和MR技术重新定义了我们如何获取内容、审核数据以及和他人沟通的方式以后,哪怕是最新的硬件(电视、电脑、手机)也将会在5到10年内过时。当你所需要的硬件仅为一副眼镜之时,这对电子产业而言意味着什么? 如果用户使用VR技术就能领略巨型屏幕所带来的身临其境的观影体验——希望感受群体观影氛围的用户亦可以通过虚拟观众来实现,那么这对IMAX意味着什么?(IMAX现正处于将VR设备引入戏院的起步阶段,这一事实也可以说IMAX很快将步入DVD出租店Blockbuster的后尘。)在传统商业模式渐渐消亡的同时,新的商业模式将会出现,混合现实将引领行业。我们将很快能够为我们身处环境,甚至我们自身 “自定义皮肤” 了,为家庭装饰和时尚设计制造有趣的可能性。在MR中,虚拟宠物将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我们面前。生活娱乐方式将被改变,如此种种不胜枚举。随着时代进步,VR/AR终端设备势必会变得更小、更轻,人们对其要求量日趋增加,相关的技术基础设施将不可避免地扩大规模且变得愈发复杂精细。在商业领域里,你要么乘着这个浪头向前驶进,要么就被一浪拍在沙滩上。在生活中,你要么拥抱这个美丽的新世界,要么就只能忍受这个怪异无趣的物理结构中那些两手乱比划的怪人了。

尽管VR在内容方面活动繁多,然而VR最大的份额还是来自硬件(尤其是在中国内地)。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要创造东西就需要工具,要销售就需要渠道。但是说到底酒比瓶贵。大多数VR收入预测都指出,中长期内容比硬件和软件都更为赚钱,而且许多大型娱乐公司希望通过将目前在传统媒体的内容品牌转移到沉浸式媒体——就好比 “利用图书馆” 一样。在某些情况下,调整过的内容受益于扩大了的可能性,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却是相当蹩脚,像一个远房叔叔在你婚礼上跳快步舞。甚至那些VR创造者,起初的本意是好的,然而即使他们深知“不知为不知”的道理,却不免发觉他们受自己偏见的影响而故步自封。当谷歌VR电影制片人Jessica Brillhart打消了 “你不能干预VR” 的念头时她特意强调了这一点。她的意思是,不是说VR不可干预,而是其编辑模式可以进行进一步进化。事实上,当涉及到沉浸式媒体,我们整个的叙事范式都需要进化。新的叙事形式正不断涌现,随着技术自身的升华,我们将朝着 “身随心动” 般的真正概念艺术形式而进步。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你可以直接刺激身体的五感,而不是通过五官控制电子设备,当沉浸式媒体真正体现出其价值,这一切都说不准。

页面

关于作者

Kevin Geiger的头像

凯文是AVGChannel&AWN博客专栏Reality Bites的作者,他在沉浸式媒体(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的艺术、技术和业务上有着独到的观点。

凯文·盖格身兼艺术家、动画师、技术、教师、咨询师、企业家、制片人与企业高管多职,在迪士尼伯班克分部和北京分部有15年的从业经验。凯文自2008年定居北京,现任魔力饺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Magic Dumpling Engertainment)的创始合伙人,兼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特聘教授与常务副院长,及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执行理事。

凯文的网站地址 www.kevingeiger.com,邮箱holler@kevingeiger.com

翁玮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