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延档风波的《白蛇:缘起》,终于结束了自己首周末的征程,以上映3天4500万票房的成绩居于同期上映的国产电影的第二位,仅次于《“大”人物》,排片场次也战胜了《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占到了11.4%,这令一众动画行业内的人稍微舒展了眉头。

2018年,动画、游戏和漫画行业如果要做个排名的话,漫画垫底,但这本来就不是我们今天的话题,先略过不表,动画本来跟游戏强行五五开,但依靠着制作-宣传-发行渠道的通顺还能略压游戏行业一筹,但版号开放的利好消息一刺激,游戏行业那真的是给大家拜了个早年,因为两个行业的发展和格局各不相同:在中国的游戏行业中,群众基础比较扎实,玩家群体和游戏行为习惯逐渐细分,尽管多灾多难,险阻环生,但一套行之有效的体系正在建立中,尽管时常还有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但也在改善,加上发行许可被掐死近一年,逼迫一部分投机者离场,有能力立足海外的游戏必须在质量上进一步打磨,这种近乎斯巴达式的疗法虽把一个行业整饬的死去活来,但毕竟卡在咽喉上的巨手已经缓缓张开,整个游戏行业都在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比幸福感,这一阶段算是无敌的。

动画行业就不一样了,以《白蛇》和《风语咒》为代表的国产动画电影正在面临一个无法回避的质疑:是固守儿童市场,还是突破寻找新天地?这一简单的问题背后,是一个长久的历史问题,以及无数不得不做的抉择。

整个2018年,中国票房最高的动画电影,依然是年货《熊出没》的6.05亿,这是儿童动画电影市场中当之无愧的王者,击败了《蜘蛛侠:平行宇宙》、《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还有迪士尼的一系列动画电影;《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3》击败《风语咒》和《昨日青空》成为2018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前十的守门员,整个票房前50名里,除了好莱坞最成熟的“合家欢”电影——这一方面目前国产电影还难望其项背——之外,基本上是儿童电影的天下,可以说,与拥有《十万个冷笑话2》、《至爱梵高》、《声之形》、《烟花》和《大护法》等佳作的2017年相比,这是整体战术收缩的一年,也难怪2019年一开年,看过《白蛇:缘起》的业内人士会感慨:可惜啊,丢掉了儿童电影市场的基本盘。更不用提很多家长在看完电影之后毫不犹豫地给了1星,并表示:我不是针对电影,虽然片头也写明了不宜儿童观看,但为了孩子着想,我必须给这个差评。

可是,对于《白蛇:缘起》来讲,这是故事讲到了这个份儿上,不得已而为之。

与很多刻意卖骚卖狠的电影不同,《白蛇:缘起》是因为需要体现这个故事和人物的感情而设置这样的情节和手法。整部电影的争议点集中在两部分:一个是男女主角的激情戏,一个是人物激进残忍的手法。《白蛇》的故事中,有爱情,有友情,有阴谋,有生离死别,这些当然可以用儿童可以接受的手法表现,但那样的话,表现力就严重不足。这对于追光之前的三部动画并不是问题,因为《小门神》、《阿唐奇遇》和《猫与桃花源》都选择了在90分钟内讲一个复杂的故事,叙事环节的增多意味着每一环都是蜻蜓点水般的跳跃,更不用谈表现力;但《白蛇:缘起》是一部相对简单的故事,追光这次终于选择了将故事结构简化,但通过多方面的表现和深度刻画的手法,去尝试塑造多面的、丰满的人物形象,并以此去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放在儿童电影中,阴谋和背叛可能只是一两句口号和三两张震惊脸,但要让成年人感同身受,你就必须用权谋和鲜血去浇灌,用爱的死去活来去承接决绝的虐恋——以及,要用足够震撼的大场面来满足你的目标观众。

页面

关于作者

Alex Constantine的头像

AVGChanne资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