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DCChina上,独立游戏设计师、Train Jam活动组织者Adriel Wallick独家对话AVGChannel,揭开独立游戏开发者不为人知的生活。

以现代人的标准来看,Adriel也算是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许多游戏开发者都羡慕她的洒脱,但对于她来说,自己的生活并不只是游戏,而是创作。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也只是因为这会激发她不同的灵感。绝大多数时候她都在进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对此她非常享受。

图片版权归AVGChannel独家所有

Q:可以先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A:我叫Adriel Wallick,独立游戏制作人,现在在欧洲工作,不过我本来是美国人。我制作一些小的独立游戏,在此之前也做过大型游戏。我曾经做过这样的挑战,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每周完成一个游戏,我也参加和组织一些Game Jam,名叫“Train Jam”,地点在美国,从芝加哥到旧金山,长达52小时的火车旅行,150名游戏制作人就在火车上利用这52小时来制作游戏。这些乱七八糟却又有趣的事情就是我的工作。

Q:是什么启发你进入游戏行业,又是因为什么你转入了独立游戏制作呢?

A:我非常喜欢电子游戏,从小玩到大,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与任天堂游戏机为伴了。稍微长大一些时我又得到了一个超级任天堂,接下来就是PS、任天堂64位机,我对于玩游戏的过程非常享受,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一次又一次地试着做游戏,不过都不是很成功,因为那时我只有10岁,很多时候事情并没想象中顺利。后来我长大了,进了大学,拿到学位,然后进入了一个和游戏无关的行业,因为我当时认为,游戏开发并不能算是我能企及的工作。因此我作为一个气象卫星研究所的软件开发员工作了一段时间。那之后我通过参加几次关于游戏开发的会议了解到了独立游戏,也了解到并不是所有的游戏公司都那么庞大,像3A公司那样遥不可及。当我对于独立游戏有进一步了解之后,我开始试着在业余时间制作游戏。我之后受聘于波士顿的一个独立游戏工作室,名叫Fire Hose Games,参与研发了几个项目后,几经辗转,最终开始单飞,制作自己想做的东西。过程是很漫长啦,不过最终还是现世安稳。

Rock Band Blitz可以算是Adriel在Fire Hose Games时的代表作了。图片版权归Fire Hose Games所有。

Q:单飞需要很大勇气,你有获得支持吗?

A:肯定的,对于我来说,一直以来制作游戏都是我的梦想,当我踏上游戏制作人这条路,在公司间辗转,然后我领悟到,我对于独立游戏开发的热爱之处在于,它可以变成完全独立的工作,而非为某个公司打工。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就在考虑辞职,完全独立自主。下决心的过程是很吓人的,你知道,做一份工作,领着有保障的薪水,一下子转变成个体户,想想都觉得怕。幸运的是在此期间还有一系列生活中的重大改变,这让我能够足够勇敢地决定辞职,并离开波士顿,当然也有一点点犹豫,不过我有一系列的备选计划,能确保我不至于在遭受失败后无路可走。我依然有很多工作选择,哪怕一切都不顺利,我也能在行业之外生存下去。我得到了很多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支持,这让我知道哪怕事情再糟,我也不用孤身一人承受,否则我也没有这样的勇气。

页面

关于作者

Alex Constantine的头像

AVGChanne资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