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总是如愿以偿,但如果你愿意尝试,便会发现,你会得到你所需要的。

以下是我2017年的VR愿望清单:十个横跨硬件、软件、app、内容和发行领域的“延伸性目标”。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这些目标都能在今年年末完成,我想很大部分的设想是关于VR生态系统的利益。尽管CES 2017上发布了大量鼓舞人心的关于AR/VR/MR的公告和展品(点击 UploadVR查看最新提交作品),我们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无线一体化

比起沉浸式的嗡嗡声,高端头戴设备的电缆更能让你窒息。细线决定体验。正如当我们试图享受我们房间般的大小范围时,大多数人都没有条件去控制数据线。TPCAST VR无线 升级版装备是用于处理绳索的笨重感问题、合成家庭VR投资垂直消费的缓兵之计。无线一体化是最基本的要求。

2、可调整的镜头

大多数人都不希望他们是在演绎《五十度灰》。他们也都会戴眼镜。大部分VR头戴设备公司似乎对这些都充耳不闻。尽管没有完美的视角,但普通大众都愿意穿戴,并且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能自行调整镜头,这才是正确的市场导向。 Rectifeye就是一个好例子。

3、分辨率提高,视野变开阔

人的单眼有500万视锥体接受器处理色彩,1亿个视杆体处理对比度。一双眼睛累计相加,再考虑当大脑合成输入(这感觉很像观看一副全景照片)时,你的眼睛在不断地眨,在一个健康人体身上你能观察到超过5亿像素的可用图像数据。这在VR中是一批很大的需要调节的顺序,不过我们已看到单眼4千分辨率、200度加视场的头戴设备的相关公告,这些都在朝前发展。

4、免提控制器

那些鼓吹他们的与竞争对手的遥控器有多成熟的VR硬件制造商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VR中,我们应做到不用手。让我们撇下TV时代的遥控器,用免提的VR手套、手环或类似更好的东西。北京诺亦腾做到了这点。

5、综合性、高精度的VR内容创作平台

理论上VR内容是需要在沉浸式环境中被创造的。VR产业目前正在朝这一目标渐进,如今的工具也渐渐地在更新。一个开放式、专业级别的VR内容创造平台,应涵盖研发、生产、后期合成2D、3D图像,同时附带已捕捉到的视频、LIDAR以及光场数据。是否想尝试呢?

6、为消费者量身定做的实际应用

VR孵化器与加速器正脱离游戏思维,考虑更大应用市场的潜力。2017年将有望见证我们不确定是否需要但却离不开的AR和VR app的发布。那时,app将构成一个涵盖人口统计学的宇宙,而且将迫使一些人像我妈使用VR头戴设备,就像她现在使用智能机一样。

7、不受先前传统限制的创新型沉浸式内容

过去一年里我们看过太多的“第一次”(第一部VR记录片、第一次VR水下体验、第一部填空式VR),大工作室纷纷将知名的IP作品改编成VR(打哈欠)。2017年,让我们期待看见更多探索真正VR的内容创作方,而不只是在换汤不换药的原有基础上进行改善。对于VR来说,最糟糕的事情在于它在很大程度被限制,就像皮克斯受限于3D动画、迪士尼受限于2D动画(二者的共同点在于拘泥于狭小范围的商业可能性)。

页面

关于作者

Kevin Geiger的头像

凯文是AVGChannel&AWN博客专栏Reality Bites的作者,他在沉浸式媒体(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的艺术、技术和业务上有着独到的观点。

凯文·盖格身兼艺术家、动画师、技术、教师、咨询师、企业家、制片人与企业高管多职,在迪士尼伯班克分部和北京分部有15年的从业经验。凯文自2008年定居北京,现任魔力饺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Magic Dumpling Engertainment)的创始合伙人,兼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特聘教授与常务副院长,及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执行理事。

凯文的网站地址 www.kevingeiger.com,邮箱holler@kevingeiger.com

Shallon Wong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