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未来的报道:2018年4月1日实录,后真相社会残酷现实激发虚拟逃避主义精神。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新任美国总统,其任期内的形势是严峻的——全球经济衰退、世界各地动乱还有美国新出台的国防军事法案等等,都是他要面临的现实问题。然而这些却对VR产业的发展大有裨益,预计2017年其在美国的年收入将突破4440亿美元,超过了先前的预期值。这都归功于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

位于加州伯克利的沉浸式媒体分析师Bill Ruse评论道:“一旦特朗普入主白宫,国家困窘状况显威,即便加州休闲用大麻合法化也不会减轻其影响。” 这时候必须要有更加强效的手段,虚拟现实显然是当前的首选。事实也说明,Oculus创始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在精明高调地支持特朗普。让一个专横的反社会者成为美国总统,从而创造了大量的VR使用需求。如今Oculus和其他大型VR厂商一路笑到银行,当初因帕尔默支持特朗普竞选抵制Oculus的开发商现在却没生意可做了。特朗普的高级顾问斯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计划对公民提供VR补贴,使得他们将注意力从仇视性犯罪和大量移民报道转移开去,这对行政管理和科技行业来说都是双赢的。

在俄亥俄州的马里斯维尔,曾经支持特朗普的Pete Middleton最近刚从当地的本田汽车厂下岗。他在自己的贫困线联邦税收返还单上勾选 “我赢了 ”复选框,讲述他的幻灭感:“特朗普说中国和墨西哥多年来一直在嘲笑我们,这听上去是真的。除了我们美国人,好像其他人都在全球化中分到了一杯羹。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不再向我们提供零件、装配线关停,我们都丢了饭碗。又有谁知道日本车用的是墨西哥产的引擎呢?拿到VR补贴以后,我第一个月都在打游戏。在我最喜欢的一个游戏里,我仍然可以花不到20刀就买下一只番茄。然后我又去看色情的东西,简直爽。这没什么好炫耀的,只是我的坏习惯而已。最近,我在VR世界里组装汽车。有点让我回想起旧时光。”

在特朗普批准出台的新内容评级机制中,内容只有两种分类:好极了和糟透了。许多以Mayberry小镇为主题的怀旧VR应用应运而生,但这些主题很快被更形象的标题所取代,如《美国大盗》(GTA: Grand Theft America)的破纪录发行。在网络的阴暗处还可以看到更低劣的情形:白种人极端应用允许VR消费者在国境线上弹射墨西哥人,甚至于虚拟地袭击第一夫人——这居然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大受欢迎。此外,在特朗普当选前成立的一支白人至上主义嘻哈乐队Tha Puzzy Grabbaz,他们创作的VR音乐视频在全美中学疯传。

增强现实仇视性涂鸦也同样变得很流行,其流行程度仅次于特朗普总统的AR名牌和他时常发布的AR推文。“在特朗普广告弹出屏蔽遭美国最高法院批为叛国之后,特朗普的内容推送与日俱增,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Ruse说道。“似乎我们每二十分钟就不得不收到这些:要么是特朗普和普京并骑而行的全息影像,这归在 '好极了' 分类里面。要么是评论早间安全简报如何 ‘糟透了’ 的推文。”

页面

关于作者

Kevin Geiger的头像

凯文是AVGChannel&AWN博客专栏Reality Bites的作者,他在沉浸式媒体(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的艺术、技术和业务上有着独到的观点。

凯文·盖格身兼艺术家、动画师、技术、教师、咨询师、企业家、制片人与企业高管多职,在迪士尼伯班克分部和北京分部有15年的从业经验。凯文自2008年定居北京,现任魔力饺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Magic Dumpling Engertainment)的创始合伙人,兼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特聘教授与常务副院长,及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执行理事。

凯文的网站地址 www.kevingeiger.com,邮箱holler@kevingeiger.com

翁玮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

 

Shallon Wong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