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以后未来的一天。

父亲母亲分别在充满香气的虚拟现实睡眠布景中醒来:在VR世界中,父亲是伴着山间日出,而母亲则是在一片平静的草坪上醒来。他们换上了白天的装备——轻便的混合现实眼镜以及智能触感戒指。在厨房里,母亲通过增强现实翻看着新的早餐食谱,父亲则在看一篇关于废止世上最后一款残存的智能手机Freedom 2051的增强现实的文章。他们学龄前的女儿则一边在饶有兴致地看着一本增强现实的故事书一边和她数字构建的想象中的好朋友聊着天(他父母偷偷地把这位好朋友设置成所有人可见的模式了)。

父亲准备送他的胖墩儿子去学校了(对,就是传统的课堂教育,因为针对儿童肥胖问题出台了相关“必须出席”的学生回归课堂的法案并进而立了法)。他们乘上家庭小车开启了无人驾驶模式,父亲想着和儿子讨论最近的网霸欺凌问题(这些网霸往往是一副AR的猪脸)。但是儿子却只想玩VR游戏,于是父亲只好将车上的AR挡风玻璃显示重新调整为他的混合眼镜模式,并把车辆的驾驶模式调为模拟驾驶模式。对事物的控制感无疑是一种慰藉。内容有针对性的、市场利基化的AR宣传(越来越多,虽然有广告屏蔽软件但也无甚大用)在整座城市里随处可见。

与此同时,母亲正在家里疯狂购物,直到被她的私人医生的全息投影访问消息打断。医生带来了好消息:病症是良性的。母亲瞬时大感快慰,关掉全息投影后泪水夺眶而出,一边哭一边还不忘下完美国天猫的订单。她给自己早早地倒上了一杯酒,陶醉了没多久两个“车臣耶和华见证会”人员就来敲门了,他们的AR翻译工具打开了关着的房门。母亲启动了家里新添置的VR闪光装置,于是这些不速之客便尖叫着把头盔摘了下来,解除了感官上的折磨。

这天下午,他们的儿子放学回了家,结束了一天由父母定制的价值观VR教育。他慢吞吞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被剥夺了封禁的AR内容),沉浸在360度的VR摇滚音乐会里。父亲在AR教学应用的帮助下完成了母亲新买的大衣衣架的组装工作,回到自己的书房里着手完成公司的季度报告(此时公司仍然还未从2019年的VR“雪崩”时间里完全恢复过来)。正当他还纠结在混合现实的工作中,她的老板突然从全息投影中现身,对他强调最后上交期限。父亲受惊不小,需要休息片刻。他私藏的VR成人影片被母亲发现在几个星期前就被丢了,所以父亲浏览了下VR体验频道,暂时地在沉浸式军队招募中,告诉自己“自己可以成为任何人”。他在VR橄榄球比赛里充当四分卫,她的老婆的照片级真实的脸庞出现在数字化拉拉队长的头上,头身却是动画片比例。生活真美好啊。

--

英语原文:http://www.awn.com/blog/through-looking-glass

【本文由美国AWN独家授权,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页面

关于作者

Kevin Geiger的头像

凯文是AVGChannel&AWN博客专栏Reality Bites的作者,他在沉浸式媒体(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的艺术、技术和业务上有着独到的观点。

凯文·盖格身兼艺术家、动画师、技术、教师、咨询师、企业家、制片人与企业高管多职,在迪士尼伯班克分部和北京分部有15年的从业经验。凯文自2008年定居北京,现任魔力饺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Magic Dumpling Engertainment)的创始合伙人,兼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特聘教授与常务副院长,及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执行理事。

凯文的网站地址 www.kevingeiger.com,邮箱holler@kevingeiger.com

翁玮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