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年间我换过五、六个互有交叠的工作,我之所以如此热衷于非传统的新学习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已选择了这条道路,而且对我来说,各种宽泛的、非正规的学习让我受益匪浅,远远超过了正规教育带给我的好处。但我意识到这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

在上一篇博文的末尾,我要求读者反思自己的最佳学习体验,而且我承诺会给出我自己的答案。回首过往,我可以有把握地说,当我18岁离开文法学校(英国高中)时,我根本想不到在接下来的50年里我会从事这么多种职业。在离开学校时我想的是,过去两年教育让我投身其中的科学工作将要伴随我的一生。这个职业发展方向仅仅持续了五年。

49年间我换过五、六个互有交叠的工作,我之所以如此热衷于非传统的新学习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已选择了这条道路,而且对我来说,各种宽泛的、非正规的学习让我受益匪浅,远远超过了正规教育带给我的好处。但我意识到这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

因为这并不意味着,找到正确的职业“入对行”、激发出对本职业的热情并为此工作一生不成其为个人职业发展的一个主要目标。不过对21世纪的人来讲——不说大多数只说为数不少——命运的曲折变化、环境的压力、辛勤的工作和物质回报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择业。

我还想在开头补充一句,尽管我经常批评正规教育体制的各种不是,我很多有益的教学体验(糟糕烦人的经历也多)是我在正规课堂讲学的时候产生的。有益的体验来自与学生的互动交流,以及见证他们在后续生涯中因此而获得的可观成长与发展。

在本世纪,个人生活与职业的变化必定更加频繁而不可预计。相比于传统既定的学习路子,结合创造性行为与新型学习方法似乎可以为个人带来更大更持久的好处。我并不完全否认正规教育体制的有效性,但是我认为,正如我之前说的,面对当下社会变化速度成指数级增长的形势,如今的正规教育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过时了、不适用了。

那么,我的最佳学习体验是什么呢?这些体验是如何影响我的职业生涯的?回过头来看,我最有成效的体验在很多方面都具有21世纪学习的典型特点。这方面可写的东西,以我半个世纪的经历来说不免太多,所以我试着给这几十年做了个总结、提炼要点,希望你们可以从中看出与创意转型这个主题的联系。

我在职业生涯中换过6个不同但多有交叠的职业,每一种职业都各具特色,主要的区分依据在于基于辅导与自学方法的学习方式,外加大量有关的在职经验。

这些职业(按时间顺序)包括:物理研究(在职培训)、专业摄影(自学)、通用系统和创造性行为研究与实践(辅导和自学)、电脑动画(辅导和自学)、教学与教育管理(在职培训和辅导)以及咨询(自学和经验)。

查看学习与职业发展的关联,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通过可视化简历来看我这些职业的涉足过程。顶部是精选的关键位置和活动,底部则列出了各主要学科的相关联性(另外还有一门细木家具课程,我认为是一项让人放松的问题解决活动,需要我“自己动手”联接物质世界而不是精神世界)。

页面

关于作者

Robin King的头像

罗宾京(Robin King)教授目前担任Imagine Corporation的CEO,它是一家全球性的咨询公司,过去25年来不断地为教育、企业及动画组织机构提供具有前瞻性的咨询服务。

同时,罗宾京教授也是数字动画教育的先锋,他于1982年创办了谢尔丹学院的电脑动画专业,并担任其院长职责近20年之久。除此之外,他还参与了很多创新性的教育设施和政府措施/活动的设计和开发,以及参加无数包括SIGGRAPH、SIGGRAPH ASIA、ICOGRADA和香港的数字娱乐领导论坛等在内的行业会议。

过去十年里,他经常到亚洲国家或地区工作,其中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菲律宾、台湾、中国大陆和阿联酋;曾在北京大学担任3年艺术系主任,在南京传媒大学担任顾问,在中国20多所大学做过演讲,并且于2008年在北京与人合办了一家独立培训机构。此外,罗宾京教授也为Autodesk公司的传媒和娱乐部提供咨询服务。目前,他任上海德稻集团动漫创意学院的院长。

罗宾京教授联系方式:robin@imaginacorporation.com

Linch Zhang的头像

AVGChannel编辑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