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无甚创新。

上个月初,我出席了在澳门举行的SIGGRAPH计算机图形学亚洲年会,我已经好久没去了。记得在1993年我以学生志愿者的身份第一次去了SIGGRAPH年会,真是大开眼界。往后接连15年间我都一直出席,有时还会在台上说上几句——在2008年新加坡举行的第一届亚洲年会我便作了发言。SIGGRAPH亚洲年会是一项外包性的盛会,它的母源则被很多人称作"SIGGRAPH SIGGRAPH" 借此来做区分。但事实上,在新加坡和横滨举办的两届亚洲年会都十分成功。

如今这些都作了过眼烟云,我在2016SIGGRAPH亚洲年会招待会上大嚼膨化零食,比起在1993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在尼克松图书馆里的SGI Onyx主机上喝酒,情状又大不相同了。(这个比方可能比较好地说出了图形学行业过去20年间的艰苦岁月吧)20年前,人们都觉得 “没有不可能”,然而事实上当时有很多事情实现不了。现在能做了,我们却貌似有些不敢干了。现下,CGI就像膨化零食一样:虽然好吃但是却吊不起大家的胃口了。VR游戏规则的改变者便应运而生。

我参加了四天的SIGGRAPH亚洲论坛,提炼出了三个主要的观点(我本人是 “三强鼎立原则” 的支持者)。以下观点并不一定就代表了亚洲目前的情况,但对今年亚洲年会所出现的提案和规划过程进行了一定的分析,还是有参考意义的。

1.传统媒体

CGI技术虽说已经成熟,但它从诞生之时就不被看好,现在更是令人觉得无聊。SIGGRAPH亚洲年会的电子剧院却并不是这样,不会去使用这种无聊的技术。(可能我拍马屁拍到马脚了……)我最爱的一部作品是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电影学院出品的《断点》(Breaking Point),该作品制作优良,结局出人意料。我坐在循环播放动画的剧场,发现这些动画可以分类成 “冉冉新星(学生作品)”、“短片与故事片” 以及 “游戏与商业片”。这和寻常的大杂烩别无二致:虽有不错的作品,但却没有能让人耳目一新的。我注意到比之以往,在场观众中多了许多年长者,可能正在放映的《天降美食》(Cloudy with a Chance of Meatballs,2009)更吸引大人吧!来自法国的作品水准较往常为低,而德国的动漫作品《他们相信什么》(What They Believe)是我最欣赏的作品之一。作品里海盗接吻的情节和呆萌的2D图形以及超社会的内涵都很吸引我。

我还去了澳门科技大学希望能在那的亚洲年会艺术画廊里找点灵感,然而却大失所望:那里所展示的都是点乏善可陈的“交互式”作品,有些作品甚至看上去花了很多功夫,效果却不好。我明白,今年的艺术画廊展是临时设置的,但还是不免有些失望了。

2.虚拟现实正步入正轨

我今年之所以会参加SIGGRAPH亚洲年会,就是想看看虚拟现实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今年被人称作虚拟现实的 “发轫之年”,我本来抱着很大的期待,但却落空了。大多的VR厂商都没来参展,这与以前在洛杉矶举行的年会情况截然相反,记得那时的展厅都快被挤得水泄不通了。虽说亚洲一直在举办各色VR展会和会议,但在这个舞台上大大小小的厂商居然都没未能出席,让人感到不解。我也走访了几所亚洲高校和实验室,那里的VR和AR设备研究根本就只是一种单纯的电脑科技,而且想象力贫乏。

页面

关于作者

Kevin Geiger的头像

凯文是AVGChannel&AWN博客专栏Reality Bites的作者,他在沉浸式媒体(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的艺术、技术和业务上有着独到的观点。

凯文·盖格身兼艺术家、动画师、技术、教师、咨询师、企业家、制片人与企业高管多职,在迪士尼伯班克分部和北京分部有15年的从业经验。凯文自2008年定居北京,现任魔力饺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Magic Dumpling Engertainment)的创始合伙人,兼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特聘教授与常务副院长,及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执行理事。

凯文的网站地址 www.kevingeiger.com,邮箱holler@kevingeiger.com

翁玮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