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四,克里斯•罗宾森将带我们探询过去的动画电影,本周他将为我们介绍Jan Lenica 1965年的经典电影《犀牛》。
Jan Lenica 《犀牛》

我们一直都处于一个不断变化的历程。生命即历程,停息意味着死亡。Lenica每一部影片的核心都是回归本真。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如Beckett、Ionesco和Gilliam,巴斯特•基顿饰演的角色)环游世界,看尽了世间的暴力、偏执、焦虑和荒谬。他们不知道如何,也不确信是否要适应这个越来越没有人性的社会。Lenica角色在不同情形遭遇了各种各样的压迫——来自偏执狂(《Rhinoceros犀牛》)、语言(《A》)、驱逐(《Labyrinth》)、人类、甚至他们自己。每一个角色都只是想要在一生的轨迹中增添独特的一笔。

鉴于当下的政治风气,Lenica的作品突然变得重新鲜活起来。《犀牛》(Rhinoceros,1965),改编自Eugene Ionesco1959年的作品,讲述了一个叫Berenger的懒散醉鬼的故事。他在咖啡厅喝咖啡的时候——在他很晚才回到办公室开始无聊的工作之前——他发现每个人都在变成犀牛。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Berenger的身体开始凸显出犀牛的特征,他奋力抵抗,想要保持自己的人性。

确实我们生活在一个过去从未有人经历过的年代——社交媒体随处可见。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点赞、被点赞、回复、发状态等等等——我们都希望,不管这些行为有多虚伪无聊,别人都能够喜欢自己。但这种想法既可怕又危险,让我们对思想的操纵逆来顺受。还记得几个星期之前,一群人盲目地联合抵制优步(Uber)在机场接乘客的举动。而优步的竞争对手,来福车(Lyft)也同样在接乘客,却并没有受到这样的抵制。人们就这样随意地表扬、憎恨、跟风、喜欢,不接受任何异议,没法开展理性平和的讨论,造成了混乱的局面。这并不是一个有关左翼、右翼或是中立的问题(这些都是操纵、划分选民的垃圾分类)——每个人,从支持拿着枪反对移民的特朗普选民到怀念奥巴马的中产宝妈们都表现出了同样水平的狭隘和无知。每个人都想发声,但没人愿意倾听,没有人愿意去思考——至少没人会说出来。如果这个局面不能改变的话,我们很快——如果还没沦落至此的话——就会变成犀牛了。

--

AWN英文原文:http://www.awn.com/animationworld/keep-it-motion-classic-animation-revisited-rhinoceros

【本文由美国AWN独家授权,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关于作者

Joanne Qiao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