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GChannel近日有幸采访到这位“专才+通才”的欧蕾教授,他的随性洒脱让人倍感亲切,应该也正是这份独特的个性让他能够从容自在地在动画和游戏、专业和教育行业之间自由行走吧!
欧蕾教授(Craig Caldwell)

欧蕾教授(Craig Caldwell)是一位杰出的动画技术专家和教育家,他曾参与多部迪士尼动画电影制作,包括《人猿泰山》、《恐龙》、《亚特兰蒂斯》、《四眼天鸡》、《闪电狗》等。而在动画之外,他更是涉足游戏领域,曾在美国艺电公司(EA)担任创意培训主负责人,负责“超人2006”、“橄榄球教练2007”和“疯狂美式橄榄球2007”三个游戏的培训和开发工作。另外,他还曾任2008年美国计算机学会计算机图形专业组(SIGGRAPH)会议主席。

欧蕾教授目前是中国德稻动漫创意学院(Institute for Animation and Creative Content,简称IACC)的主要负责人,并同时任犹他大学科学技术和研究教授。

AVGChannel近日有幸采访到这位“专才+通才”的欧蕾教授,他的随性洒脱让人倍感亲切,我想应该也正是这份独特的个性让他能够从容自在地在动画和游戏、专业和教育行业之间自由行走吧!

【AVGChannel独家出品:专访前迪士尼动画技术专家及教育家Craig Caldwell】


以下为采访实录:

AVGChannel:可以跟我们分享下您是如何开启自己的动画生涯的呢?

Craig Caldwell:实际上我的动画职业生涯起源于美术,我一直跟随内心想法(保持创造力),但后来我觉得美术可能不能完全呈现我心中所想,于是我学习CG(Computer Graphics)去更多地释放自己的创造力,所以以此开始,我就接触到了计算机动画,(慢慢地)进入到了这个行业,实际上我在这个行业认识的一些人都是如此进入到动画行业的。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起点,当我刚接触到动画的时候,渴望学习一切的那种经历,(我会)去观察工作室里每一处和每个人,观察不同的部门之间如何合作。

我认为不仅是如何做动画,当我进入到这个行业几年之后,我意识到了动画的核心在于故事,之间的人物如何产生联系,但就像其他人一样,我刚开始只认识到的是技术的重要性。

欧蕾教授参与了迪士尼多部经典动画的制作,包括《人猿泰山》《四眼天鸡》《闪电狗》《花木兰》等

AVGChannel:在迪士尼工作的时间中,您参与了多部经典动画,比如《人猿泰山》《四眼天鸡》《闪电狗》《花木兰》等,能和我们说说您最喜欢其中哪一部吗?为什么呢?

Craig:每部动画都有它各自的特点,每个人可能因为其中某个特点更偏爱某一部,我喜欢《人猿泰山》的技术、而《四眼天鸡》是真正为孩子打造的动画,我喜欢(里面)的处理方式还有电影中所带的幽默感,但最打动我的还是《花木兰》,她要不停地在女孩和男孩的身份之间转换,还有(跨越)不同文化之间的沟通和融合的方式。

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当我刚进入迪士尼的时候,正好在制作《花木兰》这部电影,这也是原因最喜欢它的原因之一。我当时就想迪士尼的大楼肯定很棒,但其实那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他们就是一些老建筑堆在一起,而新的大楼还在建造之中,还没完工,当时我想:之前这些美好的动画片都在这些破房子里创造出来的,不过我现在可以在任何房子里进行创作,完全没有任何影响,这个经历也(让我感觉)很奇妙。

《地下拯救者》海报

让我回到你前面问我的在迪士尼最喜欢的一部作品,其实我最爱的的一部动画电影名称是《地下拯救者》(The Rescuers Down Under),1980年制作,这个场景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在悬崖边直坠而下,而一只大鸟紧追而下,我太爱这一段了,大鸟将男孩救下,然后在空中翱翔,这是我最爱的片段之一,里面的声音等元素让我感觉都非常的原始。让我意识到的是,有的电影可能是向这个场景做了致敬,比如《阿凡达》,主角从悬崖上坠下,然后和鸟一起飞向空中,这些经典的场景可能会被反复引用,就是因为能达到很好的效果。

但当你挖掘那些让人们衷爱的片段之后,你也可以把他们加入其中,不过(最终)还得取决于观众是如何看这个故事的,以及他们不同的个性和喜好让我们再回到《花木兰》,它其中涉及的(跨文化、性别、身份等)情节就是我喜欢的。

注释:《地下拯救者》(The Rescuers Down Under),是迪士尼于1990年推出的第29部经典动画长片,也是第23部经典动画长片救难小英雄的续集。

AVGChannel:除了动画电影制作,您还曾为知名游戏公司做过一些培训项目,在您看来,动画和游戏之间的共同点在哪里呢?不同之处又在哪里呢?

Craig:他们的共通点就在于技术方面,比如你需要去创造角色、并进行绑定,还有打光、处理纹理、游戏就需要很快地进行渲染,但他们两者的区别已经在逐年缩小。我们有些动画专业的学生使用游戏引擎来完成动画,他们不使用动画引擎,却用的是游戏引擎,主要原因就在于两者涉及到的技术发展得越来越快,(导致差距也在不断缩小)。

两者的最大区别是:对动画来说,故事是首位;而对游戏来说,我原本以为故事也是首位,然而并不是如此,故事实际上是次位的。当初对我来说那是很难突破的一点,故事居然不是最主要的,而操作的流畅度对于游戏来说才是第一位,而故事是其次的。最后我发现,在游戏中加入故事元素呈现的效果会更好。

两者的共同除了技术方面之外,当我在迪士尼工作的时候,有一些本来在动画行业的同事会转到游戏行业去,他们会在动画和游戏行业来回跳槽,两者之间所需掌握的技能是相似的。所以当我看IACC(德稻动漫创意学院),看到那些同学,我会尽量去教授他们基本技能,以便他们在未来可以用到,他们可能不会从事动画行业的工作,但有可能将来会到虚拟现实(VR)或增强现实(AR)领域中,虽然领域有所不同,但涉及的基本技能都是相似的。

*注释:德稻动漫创意学院(Institute for Animation and Creative Content,简称IACC),该专业由动漫界享有“哈佛学院”之称的谢尔丹学院动画创始人罗宾京教授规划指导负责。课程着重创意思维理念,结合中西艺术文化融合,同时,邀请国际影视特效动画领域的专业大师参与教学与项目制作。

AVGChannel:您职业生涯中是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如何解决的呢?

Craig:我生活中最大的挑战……我目前在IACC工作,在动画方面帮忙协调人员,以便我们更好地开展工作,管理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要确保大家能够很好地合作,我不会干涉他们的创作,但会给他们提供支持,那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至于职业方面,我认为在个人生活方面的挑战可能是在连续转换工作中,需要不断地去重新学习新的知识,掌握全新的技能,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如此“自虐”,通常大家都是做了一份工作会继续保持一路继续下去,而我就是不停在转换,在动画和游戏、授课和项目之间切换,就感觉一直有(一股力量)在驱使着我。我在学生中寻找他们那种自我激励的精神,他们希望改变世界,我很兴奋因为我可以在他们的脸上看到(这种精神),他们将会有所作为。

AVGChannel:近几年国内特效产业发展迅猛,有没有看到国内的类似电影?有留下印象特别深刻的吗?您能谈谈国内外特效电影的优缺点吗?

Craig:哦,我的天,我暂时不会去点名国内的哪部电影,对此我表示抱歉。

我喜欢的特效出现在不同国家的电影中,无论是中国的、美国的还是欧洲的,每部(实际上)都是取决于面对的观众类型。

有时候不可能为全球观众制作同一部电影,你不得不去想你的主票仓在哪里,如何赚回本钱继续将电影拍下去。因为电影目标群是观众,而观众的欣赏层次是不一样的,比如拍一部印度电影,他们有自己的宝莱坞,也有自己特定的结构(去完成)。

当再看其他电影模式,比如全球适用的这种模式,已经延续了很久,这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时期,大约公元前三世纪,如果你谈到所有的故事专业结构,在其中设置的内容都非常标准化。以此为基础,之后的一切也是在此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我想两者之间的沟壑已被逐渐填平甚至融合在一起。

随着时间流逝,你想想,这不是由于是中国电影或好莱坞电影而成功不成功的问题,要把一部电影推向成功(这件事本身)就很难!是要看观众对于电影的反馈,电影是否能和公众有共鸣,那可能就最大的不同吧。

*注释: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是西方哲学的第一个广泛系统,包含道德、美学、逻辑和科学、政治和玄学。虽然亚里士多德写了许多论文和优雅的对话(西塞罗描述他的文学风格为“金河”),但是大多数人认为他的著作现已失散,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原创作品幸存了下来,主要被收集归类在《亚里士多德文集》(Corpus Aristotelicum)之中。

AVGChannel:您来中国多久了?目前在国内有做什么项目吗?

Craig:我大约从六年开始来中国,每年一次,像这次我大概我会待两周时间。我目前主要参与的项目就是IACC(德稻动漫创意学院),这也是让我能够和德稻合作最吸引我的一点,看这些学生在做的事,用我的方式帮助他们取得成功,我等不及到二三十年后看到他们的成功了,正是这些激励着我,给我动力,也是我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AVGChannel:作为一名出色的教育家,能给中国动画和特效专业的从业者一些建议吗?

Craig:我觉得这得回到你是为哪些人在创造故事,注意你的观众群以及他们的观影反应。我说的不是你之前的作品,而是在创造动画过程中会(不自觉地)投入很多,有时候你(可能)会忘记如何和观众之间产生联系,就需要重新学习这些技巧。

上周,我和奥飞动画见了面,他们比较在意的是目前他们的动画主要是为孩子打造的,但他们还想更多为成年人做动画。我告诉他们,你可以循序渐进地先做些小改变,不是说直接转变成面向所有观众群的动画,但可以先做些不仅适合孩子,也适合成人的不同年龄段的动画。

比如皮克斯动画,他们(的动画作品)一向如此,你可以去看《兔巴哥》(Loony Tunes),回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们会为了更适合成年人(观赏)在其中增添一些幽默元素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在前进过程中,你不仅需要观察自己对作品的反应,还需要做好相关的(信息)搜集工作和有自己的评判,在继续的过程中,观察这些投入(增加的元素或场景)是否达到效果,不是说这些(投入或改变)具体看起来如何,最重要的是观察观众对它们作出何种反应。

AVGChannel:我们刚完成了对MAX Howard的采访,如果不介意动画,能简短说下对Max的印象吗?

Craig:很高兴能和Max见面,他是那么有活力,如果谁能够成功,那必定是Max。他能够不断去联系相关人或事,最后将事情做成。

AVGChannel下一期将推出对前迪士尼动画执行和规划副总裁、华纳兄弟动画总裁、梦工厂联合制片人Max Howard独家专访,敬请期待!

【本文由AVGChannel独家撰稿,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关于作者

Viola Pan的头像

AVGChannel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