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罗宾森认真观看了第89届奥斯卡提名的动画短片后,透露了对金像奖得主的看法。

我(原文作者:克里斯·罗宾森,下同)想先声明一下,我身边无论是朋友还是不太熟的人都知道,其实我并不是奥斯卡的粉丝,或者更确切的说,并没有多热爱那些获得提名的作品。我不了解奥斯卡评奖的学院会员们动力来源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得看多少部电影。(不过我知道昂西、渥太华还有其他知名的动画电影节要看超过2000部,而奥斯卡少多了)我也知道,提名的影片中大多数都没有达到能和大规模动画影片市场相匹配的质量(尤其是在2000年后,电影公司开始制作更多的动画短片)。可惜的是这是动画短片一年中难得的接触更多观众的机会。这今年这五部提名的动画短片中,只有《盲眼女孩》(Blind Vaysha)能在多个国际动画电影节上屡屡获奖。

最近播放的CNN系列节目中,萨拉·丝沃曼(Sarah Silverman)在《喜剧的历史》(The History of Comedy)中介绍了1990年代“非主流”的喜剧场景:“这些人在主流的俱乐部中没有什么成就,因为主流的俱乐部有主流的喜剧。他们不一定喜欢“搞怪的东西”,所以这些人们就自己开拓了自己的领域。”

她的话非常确切地概括了主流和非主流动画的联系:主流动画在主流的电视和电影院放映;而非主流动画就流向电影节,艺术影院,博物馆,或者在网络上传播。

这样动画就截然两分了:一种是有足够的预算、资金,有制作人、创作者组成的团队作为运转的核心;另一种是自己出资、制作,常常都是靠一个人独立完成。主流动画靠的并不仅仅是单一的艺术表现形式;他们不仅想获得庞大的观众,更希望获得人们的支持。制作者们会不断调整、剪辑、校对,直到确定能获得观众的喜爱。成功的话,就有机会得到更多工作、资金、观众、关注及保障。显而易见,单枪匹马的动画师同样希望有人来看——世界上不会有动画师拒绝在电视网络或者电影院里放映他们的作品。但并不会因此委曲求全,他们希望观众们能看到他们的作品,但要保留自己的权利,他们也不会乐意为了对观众的胃口而在自己的作品上做出改动。这些动画不会在主流频道上播放,所以他们可以保留自己的想法,独立的动画师冒着更多的危险,做着更“搞怪”的动画。

但这并不是说两个世界没有交集。回头看看那些大获成功的主流动画,(例如:《瘪四与大头蛋 》(Beavis and Butthead)、《恶搞之家》(Family Guy)、《海绵宝宝》(SpongeBob SquarePants)、《南方公园》(South Park)、《莱恩和史丁比》(Ren and Stimpy))就会发现他们一开始都是做“搞怪”的独立动画短片,参加动画电影节。

奥斯卡频繁立于两个世界的交叉点上。在奖项评选中,主流动画常常占主导地位,给独立动画扔一两根“骨头”让他们尝点甜头(独立动画领域的组织形式通常类似于加拿大国家电影局——NFB,虽然艺术动画具有独立思想,但它有国家资助的工作室,配有制作人,技术员和许许多多的管理人员。许多“真正”的动画师都乐意给NFB分享资源。)

页面

关于作者

Joanne Qiao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